吾乃雷文,吾曰霸气,吾即传说

命运是残酷的,厄泰拉村的遭遇另雷文遇到了命中注定之人。喜欢霸气的装备。那种仿佛可以压碎一切的,摧毁一切的武器。一次偶然我接受了改造因此我成为了传说中人性兵器。 我并不喜欢杀戮,但是当我明白战士的宿命就是战斗至死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我的剑与爪上已经沾上了太多的血腥,而我的名字也在这片土地上不径而走。
  “卡神”,“闪王”,“加速狗”,“鹰之手”“贱圣”都是我的外号。
  我并不喜欢这些称谓......很显然,这种称呼根本不会有任何人喜欢。
  但是因为它们,让我变得很有名。

  无论多么强悍的对手,只要听到我的名字,他的两腿都会发抖,他们都不再有原先的力量,尤其是可爱的软妹总会尖叫着跑开。哼,用如此烂招勾引我,很明显效果有待提高,至少别喊“雅蠛蝶”! 啊。。。。。
  因此最后活下来的总是我 颇有日出东方,唯我不败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发现,我来到了传说之地厄泰拉村而自己的眼前连一个对手也不见了。有的只是空旷的废弃建筑和孤独的岩石。
    那幽暗到我悚然的气氛让我感到了一股危机“强者,绝对的强者”这是本能的感应,杀戮的情绪在心中酝酿!
  这我难道不是我想要吗?杀戮?
  我的手,是为了这样的理由而挥舞着吗?
  一瞬间,我迷惘了。迷惘了很久。在醒来后,在我身边的只有寂寞
  无穷无尽的寂寞

  就是在一刻,一阵奇特的风刮过了这片荒凉厄泰拉村野外。我的心脏又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因为我知道,新的对手来了,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他强吗?他的剑也和我手中的一样无耻又锋利吗?他会是一个值得bs的对手吗?
  但是当我看到“它”的时候,我“震精”了。
  “它”是人类?是谁,为什么“它”也拥有纳斯德之王赐予的“鹰之手”!不过这并没有令我过多意外,坚信与自身的绝对实力,我无所畏惧,我即是无敌,谁堪一战!
  我敢断言,“它”只要挨我一剑,就会痛苦的爬在地上站不起来。
  像往常的那些人一样,夹紧尾巴逃命吗,暗黑之克劳尔。
    说真的他的帐篷真TMD大啊,我不敢确定他是否用了传说中的万艾可,当然也有可能是护舒宝。
  我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不知过了许久,却感到了一阵悠悠的风,惊讶的抬起头向对面看去,那个长的像诚哥男人还在。“鹰之手”蠢蠢欲动。
  “把菊花洗洗干净吧孩子”。他说了一句让我奇怪万分的话。
  被我遗忘了很久的自尊涌了上来,因此我决定吓他一吓。
  我从容的从怀里掏出本杂志《背背山》“不要特别在意这个”。我慢慢的笑了起来。
   “我很寂寞,能和我交个朋友吗?”
   “用你的爱”
       “我的爱?”
   “它”用行动做了回答。

     觉醒奥义:加藤鹰之手!
     在下一个瞬间,让我明白了以前败在我剑下的人的感受。
     太强了,我感叹着,没想“它”居然和我一样是杀戮改造者,我曾已冷却的热血燃烧了
   但是我打不中他,一下也打不中。
   我明明知道哪怕只给他一剑,也会让他受到很大的创伤,因为我拿着基之剑,这是把魔剑听说是神兽菊花蚕九变蜕化而成的砍到者必定菊花残满腚伤,但是我偏偏连这一剑也打不中

     “你很强,是“觉醒”的力量吗”我很激动,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
     “因为这里没有妹子,你不会明白的!”克劳尔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它”出手了。
     插眼-锁喉-爆菊,一气何成。一瞬间我吐血三丈高。所以,我败了。
  以和那些人同样的理由,败给了这个年轻的非人类。
  在鲜血涌上咽喉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一个很久都没有想出答案的问题。
  这个世界......还值得我留恋吗?
 “谢谢你......”
  我知道这句话会令“它”惊讶
  但是,只要一个人重复的走着所谓的神给我们开辟的旧路,总有一天,所有的人会和我一样,最终选择离开这个世界。
      只是,这些话神是很难听到的。即使听到了,他们也不会做什么吧.......呵呵。
  带着这样的疑问,谈谈的不舍,丝丝的心痛我闭上了双眼。
      萧风瑟瑟,克劳尔一脸满足扬长而去。。。
     “我们还回见面的”言毕后无限温柔的从怀中掏出本《背背山续集》。